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池老爺子去世的事情他們略有耳聞,但池家低調不愿意操辦,只簡單地寫了訃告,也拒絕親朋好友的探望,簡單下葬。

    舊事重提,池岱君那一雙波瀾不驚的眼中還是忍不住浮現傷感,但僅僅一瞬就被掩藏。

    他扯著嘴角勉強勾起輕松的笑,“今天難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說這些,來日方長。”

    王濛熙聽出他話里的含義,這才勉強抬眼,“不走了?你可別嘴上說一套,回頭又找不到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這么多年朋友,她雖然心里有氣但也忍不住關心。

    池岱君點頭,語氣慎重,“不走了,我這次回來處理完公司的遺留問題后就會接手老師的鋪子,你們有空可以去寸光找我,我都在那里。”

    談及工作,王濛熙總是敏感許多。

    她蹙眉不贊同地看著對方,“所以你不打算繼承家里的公司?寸光那個鋪子和池爺爺的心血比起來……”

    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了?

    王濛熙心中不滿,但又不好把話說得太重。

    不論如何,這是池岱君的決定,即便是朋友也只能蜻蜓點水地提兩句。

    池岱君知道她是好心,于是耐心地說明情況。

    “當年爺爺走的時候把不少心血交到了老師的手上,寸光在老師手里已經小有名氣,我接手后會繼續發揚,目前暫定的方向是非遺傳承,也在接洽市局的相關部門了。”

    “公司那邊已經將爺爺協管的部分剝離,目前只有商業項目,寸光與公司的關系就和安寧跟陸氏總部類似。”

    “公司那邊有我哥接手,他在管理與經商方面的能力比我出眾,目前我只是協助。”

    其中的細節與苦難他沒有細說。

    光是這番話大家就能感受到他的不容易。

    小寶眼中閃過心疼。

    這幾年他一定很辛苦很煎熬。

    李禮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插不上話,也識趣地找借口離開。

    豪門之間的恩怨與人情往來不是他能懂的。

    池岱君借著今天的機會,把這幾年經歷的事宣之于口。

    當年老爺子病倒,家族產業接二連三出問題,還牽扯出一些豪門恩怨,無奈之下只能舉家搬遷到國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給老爺子治病。

    池岱君接到消息時很突然,他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就踏上了前往異國的航班。

    他在醫院照顧了老爺子近半年。

    老爺子情況時好時壞,池家為了不鬧出更大的亂子只能將消息緊緊瞞著。

    好在池岱君外婆家在當地有些根基,幫了不少忙。

    小寶那時看見的女生就是池岱君的表妹。

    老爺子病逝,池父開始大刀闊斧地整治家族內部的隱患,那一年可以用腥風血雨形容,池岱君也被迫成長起來。

    內患消除,家族安定,他才爭取到回國的機會。

    王濛熙也是經歷過一小段時間家族內斗的人,所以她很了解其中的辛酸苦楚。

    “你真不容易!”她感慨出聲。

    小寶一直咬著下唇沒說話。

    她心里既心疼對方又覺得有些委屈。

    那時是他們感情最好的時候,為什么不愿意告訴她呢……即便幫不上忙,有個精神上的安慰也好啊。

    小寶覺得自己像個外人,不被信任。

    她現在了解了池岱君的不容易,但還是不能徹底原諒。

    察覺氛圍不對勁,王濛熙使眼色趕人道:“別老跟我們聊了,那還有一堆同學等著你呢。”

    她把人打發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