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一天,所有該來的,不該來的人,都來了。

  鮮花與禮袍齊放,和平鴿翱翔天際。

  各國使者獻上祝福。

  各大世家獻上禮物。

  各位大佬含笑凝視。

  涂貝貝這一場女皇任職儀式,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池越光與玄蛇靠在一起,兩人懶散的很:“走吧,觀了禮,也上了禮,我們回去整頓IBI。”

  池越光最狼狽的時候,便是在下水道逃命。

  但,別讓他翻了身。

  一旦讓他翻了身,就如現在一般……那個尼克已經被他打斷四肢,扔在了水牢里,讓他好好享受一下,什么叫黑老鼠了。

  哦!

  他吃過的苦,這混蛋玩意肯定逃不掉的。

  玄蛇嘖了聲:“行啊,去吧。反正都是給大佬打工。”

  他們家大佬,毒蛇在線,IBI在手。

  不就是卸任一個白虎軍總領大人么?

  那都不是事!

  依然可以在這天下,橫著走。

  可就在這一場盛大的典禮正在舉行的時候,女皇皇宮面前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

  畫面之上,黑龍被剝光了衣服,吊在房梁上。

  奄奄一息,毫無自尊。

  他是天網的頭兒,如今,卻遭到這種對待,讓所有人沉默。

  然后,某種壓不住的殺意,又在沉默中爆發。

  江野一頭白發染成了黑發,在人群中也并沒有那么顯眼了。

  顧北風與江野對視一眼,兩人又看了一眼看臺,起身離去。

  風揚跟涂寶寶也離去。

  涂景衍原本是滿心欣慰,看著妹妹的高光時刻的,可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黑龍。

  臉色微微變化,終是沉著臉也跟著離開。

  砰!

  破舊的現場,緊閉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