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住手?!”

    “收兵?!”

    停頓不足十分之一瞬,落日金虹槍便再次一動,繼續朝山窮水盡的南宮天攻去!

    他劉某人,最討厭威脅!

    確實拿了“第一滴血”,又是自己的正式侍妾,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劉玉還是想盡量保全卓夢真。

    但也只是盡可能保全,不可能毫無底線妥協。

    為覆滅合歡門,劉玉一道道命令下去,動員了整個宗門與整個元國的力量。

    不知多少己方修士,在征戰途中丟掉性命。

    宗門的“三大長老”,也因此提前坐化或隕落。

    為十拿九穩,他更是用四階靈丹還有人情,請來黃眉、空照、墨梅、紫虹助陣。

    前前后后忙活三年,如果就此收手退兵,虎頭蛇尾結束這場戰爭。

    那他“青陽子”,豈不是成了一個笑話?

    日后,如何面對元嬰同道?

    回到宗門,如何面對門下弟子?

    他們的師友,他們的血脈親人,可都因這場戰爭而死!

    無法交代!

    盡管,劉玉可以用武力鎮壓下來,但自此之后,宗門也將離心離德。

    為區區一女修,而放棄宏圖霸業,對于堂堂元嬰老祖而言,可不會有什么褒義評價。

    在其他真君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商紂王與蘇妲己

    無論前世今生,不管修仙界還是凡俗,一個個例子都清楚告訴世人,在江山與美人間該如何抉擇。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一個個例子歷歷在目,劉玉又不是那種,將情情愛愛放在第一位的修士。

    以自身利益出發,該如何選擇,根本不需要丁點猶豫遲疑。

    問槍!

    那桿赤紅長槍,足以說明一切。

    他已經做出,他的選擇!

    在如今的修仙界,面對這種問題,除卻極少數修士外,絕大部分修士都知道如何選擇。

    不止是元嬰老怪,也無關修為高低,但凡頭腦清醒的修士,做出決定都不會有多么困難。

    電光火石間,劉玉面無表情,雙手急速掐動法訣。

    在他的控制下,天地靈氣不斷向落日金虹槍匯聚。

    頓時,此槍威能更勝,速度更快三分,刺破長空朝南宮天轟去。

    不僅如此,為確保萬無一失,劉玉再次發揮元神優勢。

    大量神識之力匯聚于眉心,壓縮凝練為一枚“無形之針”,極速朝目標激射而去。

    已經擊穿南宮天神識防御,這一次遇到的阻力必將有所減少,無需再消耗太多神識。

    所以這一枚“驚神刺”,劉玉僅僅耗費十分之一神識之力。

    但就算如此,一股深深的疲憊,還是從元嬰之中傳來。

    戰斗時間雖短,可為了斬殺風雪雙仙與南宮天,劉玉已經消耗大量神識之力。

    前后不過十幾二十息,神識之力就如此消耗,即使他元神強大也深感疲憊。

    “砰”“砰”

    就在劉玉停頓的半瞬中,黃眉的黃色長戈真寶,已然破除一道道神通法術,威風凜凜殺到南宮天身前。

    “叮叮叮~”

    不過破除種種手段,黃色長戈消耗許多威能,最終還是被其催動一柄藍色匕首擋住。

    終是成名千年的大修士,南宮天無論斗法經驗還是底牌,相對普通真君都絕對優秀。

    隨著時間推移,他漸漸有穩住陣腳的趨勢。

    如果只是黃眉一人,即使倉促之間迎擊,也絕然無法將此人拿下。

    一旦其回過神來,召回本命真寶玄天戟,局面立刻又截然不同。

    但凡事,沒有如果!

    神識攻擊的速度,遠比真寶神通還快,后發先至超過落日金虹槍,朝南宮天激射而去。

    眨眼之間,就進入十里之內。

    “不好!”

    察覺到異常,南宮天臉色一沉,心中有些絕望。

    但他依然不放棄,還是使出各種手段,試圖負隅頑抗。

    “呃啊~!”

    只是下一瞬間,又一聲痛苦的哼鳴,從此人口中漏出來。

    南宮天眼前一黑,意識又陷入恍忽中。

    因為消耗神識之力多少的原因,相比上一枚驚神刺,這一枚威能要弱上不少。

    但因擊穿真寶防御,目標此次防御力度下降許多,所以總體而言效果差不多。

    消耗一部分威能后,驚神刺成功命中南宮天。

    和上次一樣,以大修士的元神抗性,此人僅僅半瞬就清醒過來。

    當他再次清醒,一紅一黃兩道靈光,卻已經近在遲尺!

    “我不甘心~!”

    “我不能死~!”

    南宮天悲憤交加,但倉促間拼盡全力,也只能抵擋黃眉的黃色長戈真寶。

    他倉促使出的手段,完全無法有效抵擋落日金虹槍。

    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桿赤紅長槍,漸漸越來越近。

    恨恨恨!

    !

    此人悲憤莫名,在短短半瞬之內,從出生到如今的所有記憶,就全部在腦海中閃過一遍。

    念起墨梅那場交易會,青陽老魔完全是偶然參加,自己就這樣陰差陽錯與之為敵,不禁升起一種命運弄人之感。

    若不是青陽老魔,“皓月計劃”必然成功,可以借妖族之手除掉墨梅。

    若不是青陽老魔,丹鼎宗大戰不會失敗。

    若不是青陽老魔,他此時更不會有性命之憂!

    南宮天此時,升起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縱然是元嬰后期大修士,也有種被命運無情玩弄的感覺。

    造化弄人!

    “轟隆隆!

    !”

    百里之外,劉玉冷冷望著這一幕,心中毫無波瀾。

    為防其元嬰出竅跑路,真寶“白骨裂開刀”,都已經出現在手中,

    注入法力保持激發狀態,隨時都能脫手而出一擊致命。

    在他的注視下,連槍身都化為赤紅之色的落日金紅槍,陡然爆發璀璨奪目的紅色靈光。

    “噗~”

    耀眼靈光中,那把赤紅長槍破除種種阻礙,從南宮天身軀一穿而過。

    仿佛穿過一張薄紙般,沒有傳來丁點受到阻礙的感覺。

    “呃啊~”

    一聲慘叫,才剛剛升起,就已經突兀落下。

    “滋滋~”

    旋即,南宮天尸體燃燒赤紅火焰,短短一瞬就化為灰盡飄散長空。

    不過劉玉的注意力,早就不在其尸體上。

    落日金虹槍命中南宮天的瞬間,此人就已經元嬰出竅,施展瞬移之術跑路。

    八十里外,伴隨輕微的空間漣漪,一只兩尺大小的元嬰突然出現。

    這元嬰通體為藍黑色,身著法力凝聚的袖珍長袍,仔細看去正是南宮天的模樣。

    “嗡嗡~”

    幾乎同一時間,一柄丈許長的蒼白骨刀,就出現在兩尺大的藍黑元嬰不遠處。

    南宮天臉色大變,連忙再次消耗本源施展瞬移之術,身形一閃又瞬間消失在原處。

    只是,其元嬰本源終究有限,而且施展瞬移之術,終究存在短暫的冷卻時間。

    在具有空間屬性的“白骨裂空刀”追殺下,又如何能夠逃脫?

    另一方面,只剩下元嬰,南宮天實力大打折扣

    連初期真君都不一定是對手,更不可能硬憾劉玉和黃眉聯手。

    所以從肉身毀滅的那一刻開始,就基本可以宣告此人死亡。

    十死無生!

    追逐兩三息,最終南宮天的元嬰,還是被白骨裂空刀追上一擊斬滅,化為海量靈氣回歸天地間。

    “轟!

    !”

    大修士隕落,畢生積累的靈力化為靈氣釋放,立即就引發一陣大規模靈氣風暴。

    規模之大,前所未有!

    至此,威震天南修仙界數百年的大修士南宮天,就這樣死在劉玉和黃眉的聯手之下!

    “大勢已去,事不可為。”

    另一邊,在南宮天失去肉身的前一瞬,何老魔請來的兩位中期真君,眼神交匯微微點頭做出決定。

    “何道友,早做準備吧。”

    “請恕老夫(老身),不能奉陪到底!”

    傳音一句,這兩位真君立刻抽身爆退,一言不發朝遠處頭也不回遁去。

    明知事不可為,為確保自身之安危,他們自然要早做打算。

    畢竟趨吉避害,是所有生靈的本能!

    至于約定?

    什么,我們有約定過什么嗎?!

    何老魔付出的報酬,遠遠不足以讓兩人為之拼命,所以這么做也無可厚非。

    或許他們之間,早就有類似的條件,約定事不可為立即抽身離開。

    “兩位道友”

    不管何老魔如何挽回,兩人都沒有回頭的意思。

    明明還好好活著,一種大難臨頭之感,卻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此人心中重重一嘆,這個縱橫世間千百年的元嬰修士,面上浮現些許頹然。

    “不好!”

    不過這點負面情緒,很快被壓制下去,眼見南宮天肉身被毀,何老魔心中一驚。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兩位幫手撤退半瞬后,此人同樣也抽身爆退。

    不過是往下方落去,想要回到“萬象天雷陣”中。

    不是何老魔,不想遠走高飛,隱姓埋名安度晚年。

    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

    但從他出陣的那一刻,就感覺被一道神識鎖定,不管施展任何手段,都無法擺脫這種鎖定。

    那道神識赫然來自劉玉!



    倘若不能擺脫鎖定,就只有逃離其神識范圍,才有可能躲避對方的注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