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陳碩茫然的坐起身來,看著黑窟窿咚的屋頂有些愣神。

  就在剛才,他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

  夢里的場景千奇百怪,大多的場景他也記不得了。

  只是隱隱約約記得,在夢里,他是一位吟游詩人,一個奇怪的稱呼。

  經常和一群同伴不斷的討伐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獸。

  有半人高成群結隊的地精、一人高的豺狼人、四五米高的巨魔、十多米長會噴火的巨龍,等等等等。

  時常手中拿著一把樂器,彈奏不同的曲調發出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落在怪物和同伴的身上。

  然后本來兇狠、狡詐的怪物變得衰弱、遲鈍、呆滯,而同伴們則各個勇氣激昂,戰斗能力暴漲。

  不時的也會抄起一把長劍,和同伴們一同上陣殺敵。

  優雅的身影,翩然間便不知不覺的將怪物輕松殺死。

  為什么會夢到這些,他也不知道。

  像是吟游詩人、地精、巨魔什么的,他先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更別說見過了。

  但在夢中,他不僅僅知道,還能記得它們的形象,甚至那巨魔的口臭味他還隱隱有感覺。

  不過就這么一會,那夢里的場景開始變得虛幻、模糊,越是想要記清楚,遺忘的速度越快。

  索性他也就不再想了。

  就著朦朧的夜色,陳碩輕輕的起身來到門外,抬頭向天空看去。

  頭頂的星空并沒有什么不同,但腳下卻已經不是他生于斯、長于斯的那片土地了。

  他就這么怔怔的看了好一會。

  一邊想著夢中的故事,一邊想著自己的人生。

  1985年,他生于魯省蘭陵境內的一個小村子。

  出生時早產,不僅自身斤兩不足,身體孱弱,母親也因此落下了病根。

  兩歲前幾乎三五天就生一回病,讓本就十分貧瘠的家庭,變得更加困難。

  父母不僅要操勞一家的饑寒,還要為他而擔心。

  爺爺怕他活不下來,買了一本據說是華佗真傳的《華佗五禽戲》。

  是不是華佗真傳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從練了那本標價7.8元,但實際上只是爺爺花了1毛錢從廢品站那里淘來的《華佗五禽戲》。

  他的身體確實是慢慢好了起來,也強壯多了,五歲時就跟七八歲的孩子一樣。

  以至于五歲時父母送他上學,學校里的老師也沒拒絕。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落下病根又操勞日久的母親,沒多久便因積勞成疾,一病之下撒手人寰。

  父親處理完母親的后事,沉寂了兩個月,和村里的叔伯兄弟一起南下打工去了。

  留下爺爺和陳碩爺倆在家相依為命。

  父親打工掙了些錢,爺孫倆在家倒也有吃有喝的。

  只是好景不長,當陳碩在縣城里上初二時,噩耗傳來,父親在工地意外身亡。

  因路途太遠,一同打工的叔伯只將一盒骨灰,和一些補償帶了回來。

  那一天,爺爺像是被抽走了脊梁,瞬間老了十多歲。

  若是沒有陳碩在,估計當場就隨著去了。

  一月前,在他正參加高考的時候,得到一個噩耗。

  唯一相依為命的爺爺也去世了。

  連高考都沒參加完,他就匆忙趕回家奔喪。

  在收拾了爺爺的后事后,就在昨日,他跟著三爺爺家的大叔、大嬸,和堂妹一起從老家來到北平城謀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