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伴隨著這道怒吼,一個滿臉粗獷,身高超過兩米,手握巨型長劍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現在李宗訓身后的天空之中。

他是血帝,秦江的四大奴仆之一,和殺帝并稱四大天王,但和殺帝的做事風格完全不一樣。

殺帝行事謹慎,雖然作風比較暴力,但比血帝來說溫和。

血帝就不一樣了,做事粗暴,說話粗鄙,一言一行,皆見其殺伐之風,霸氣凜然,令人不敢輕忤。

行事如雷霆,一招之間,便可決定生死,不容半點猶豫。

其為人也是剛烈果敢,如同烈火焚天,剛勁之氣,直指人心,令人生畏。

兩人都是西方暗黑世界的帝王,在被秦江收服之前,兩人之間還有點矛盾。

尤其秦江召殺帝來夏國,讓血帝委屈不少,對殺帝頗有微詞,覺得他搶了侍奉秦江的機會。

不過此時,兩人已經再無間隙,同心協力將煉魔島十萬大惡,帶來了涼州。

他這聲咆哮過后,就見一副壯闊的畫面在空中展開。

一道金光劃破天空,似流星般劃過,隨之而來的是身著白色長袍的殺帝,手持一柄閃爍著光芒的神劍,凌空而來,身姿威嚴,氣息如山岳般威壓。

在他身后,緊隨著無數黑壓壓人群,十萬人騎乘飛劍,排成長龍陣勢,浩浩蕩蕩飛來,氣勢磅礴,如千軍萬馬,氣吞山河!

很快,十萬柄飛劍穩穩落地,眾惡呼嘯朝李宗訓這邊會合,一個個精神抖擻,氣勢勃發。

有些人眼中甚至出現了癲狂的光亮,似乎一頭惡狼馬上要吃到肉一般,看向那百萬大軍的方向,咧嘴笑的十分瘆人。

李宗訓等西涼軍民精神不由一震,若放以前,十萬大惡絕對會讓他們如臨大敵,如今卻像見到親人一般熱淚盈眶。

對方一言不發,單看殺帝引領,他們也知道,煉魔島眾惡是他們這邊的人。

即便十萬大惡的加入,也不一定能扭轉戰局,但至少能拖延幾天,給秦江歸來爭取時間!

這無異于一副強心劑,讓涼州十萬軍民歡呼雀躍。

殺帝出現在虛空之上,和血帝并肩站立,十大守島人隨之站在了兩人旁邊,直視完顏天指等人,威壓席卷而至。

“怎么回事?”完顏天指看向十大守島人的頭領,怒聲呵斥道:“徐牧天,我不是說過要你們老實在煉魔島呆著嗎?你們不是答應不問世間之事了嗎?滾過來干什么?”

他一點都沒有客氣,上來就是一頓呵斥,厲聲咆哮。

事實上,靈虛派就沒把煉魔島當回事,半月前派去煉魔島的五位天道境初階,就是完顏天指這個德行,就像下圣旨一般,說出了靈虛派的條件。

好似在恩賜煉魔島眾惡,當時十大守島人開了一個閉門會議,最后答應了靈虛派的要求。

事后,五位靈虛派的人并沒有離開,依舊在煉魔島呆著。

畢竟煉魔島對他們來說,并不算什么非凡力量,全世界武者都為靈虛派所用,自然看不上這點力量。

但是,夏國就不一樣了,如果有了十萬大惡的加入,至少能抵抗一段時間。

多兩天時間,變數就會呈現幾何倍增長,怕夜長夢多,這五個天道境初階就駐守在了煉魔島。

萬萬沒想,十萬大惡出現在了涼州境內,和他們的百萬大軍對峙起來。

十大守島人之首,六十歲的老頭徐牧天站在天空,冷笑出聲:“靈虛派五個天道境,我們四個老家伙還沒那個實力殺掉,自然要用緩兵之計,先佯裝答應了

五年前,十大守島人是劍修天至尊,四枚戒指落在靈虛派手里后,靈氣復蘇,壓抑靈虛派的封印解除,煉魔島也受到了影響。

十大守島人經過五年多的修煉,為首者張牧天成就天道境初階,其余九人成就了混元境巔峰。

但以他們十人的能力,還不能殺掉五位天道境初階。

于是佯裝答應,暗地里卻在試探個大監區大惡的想法。

得知十萬大惡皆站隊秦江后,十大守島人有了底氣,但為了安全起見,爭取直接擊殺這五位天道境天人,不給他們逃走報信的機會,他們一直在蟄伏,等待時機。

終于,殺帝的一個電話,讓他們信心大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