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無禮!以為是龍虎山的人,就敢在這里肆意放肆嗎?”

云萊子脾氣爆裂,噌的站起來怒視離去的白若南等人。

他們雖然是天人境界以上,但沒有進入天界,七情六欲還在,只是比凡人清新寡淡點。

當然,他們的清新寡淡,和一些都市大佬差不多,見慣了山巔的風景,面對一些事,一些人,沒有那么激進了。

但不代表他們沒有脾氣,擁有一些凡塵氣的。

尤其云萊子,他是為數不多在修煉地,經常露面的人。

沾染的人氣太多,脾氣也最烈,尋常都是百姓敬畏如神,現在卻被一個小姑娘家家罵了,能不火氣大嗎?

“師爺,我們現在怎么辦?”白若南不理會云萊子的憤怒,反而還瞪了他一眼,問向張照靈天師。

張照靈天師嘆息道:“赤蛟島聚會的這些天人,幾乎是夏國散修全部了,他們不出面,也就預示咱們失敗了

“你們當下只能去涼州盡一些綿薄之力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你們先去吧

一行人就此分開,白若南七姐妹去涼州,張天師去了南疆。

“龍象兄,你看看龍虎山的人都被慣成什么樣了?”

“道家發源地之一怎么了?就能隨意妄議咱們了?”

云萊子氣呼呼的目送白若南消失在洞口,并沒有什么行動。

他脾氣是炸裂,可還是偏向凡間百姓的,畢竟每天來他修煉地腳下焚香禱告的人不少,很虔誠。

可那是靈虛派啊,他也了解過秦江,甚至聚會時,和這兩百多天人都深入探討過。

對秦江在夏國做的那些事,都能說出一二來,知道他成就了大道境,在場沒有人能達到那個境界。

夜天帝實至名歸。

可他不是都消失了嗎?大戰在即消失,任誰也覺得是臨陣退縮。

畢竟靈虛派馬上要開景陵,靈虛派掌教要下來了。

無限接近不死不滅境界的人啊,十個夜天帝能比嗎?

更何況他們呢?

心有余力不足啊,參戰絕對意味著毀滅,千年道果消隕。

注定有結果的戰爭,去干嘛?當炮灰嗎?

其他人也沉默了。

他們說不問世事,可一直在吃凡間香火,怎么可能不知道百姓現在面臨的處境。

尤其白若南紀素素等人的一番話,讓心高氣傲的眾人也覺得羞愧,置身事外,還是參戰?

這事很糾結。

參戰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隕落,除非有大機緣出現在夏國。

不參戰,若是靈虛派贏下來后,會拿這幫散修當人嗎?

退一步講,即便靈虛派允許他們進入天界,作為外來人,他們會給洞天福地給他們修行?

凡間百姓還會供奉他們嗎?他們在凡間或者天界都是邊緣人!

投靠靈虛派?云萊子等人有傲氣的,怎么可能投靠?

葉龍象嘆了口氣,心情全無:“如今夏國面臨最艱難時刻,張天師等人控制不住脾氣也是應該的

“今天的聚會到此為止吧,等有機會再聚

他沒有對是否參戰發表意見,第一個起身離開。

“葉兄,你......”云萊子起身,看著葉龍象離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

他知道葉龍象也在糾結,可大家都想問問他的態度啊。

換句話說,大家都想讓葉龍象表態要不要參戰。

他們想找個主心骨。

不管參戰或者不參戰,只想得到一個結果。

死一塊死,活一塊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