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敏安郡主情不自禁撫了撫自己的雙眼,緊張的等待著謝景策的回答。

下一秒這個男人用一種嫌惡的語氣淡淡道:“只是姒姒的目光里沒有這么多算計和貪婪,如此看來,倒是一點都不像。”

“來人,挖了她的眼睛。”

一句話,讓敏安郡主如墜地獄,她終于失態:“什么?!”

他不接受自己也就罷了,居然這樣毫不留情的要挖她的眼睛?!

就算不能合作,拿她做人質同律魯交換也至少得是個完整的吧?除非他是真的要同律魯撕破臉......這個瘋子!

身后的獄卒顯然也沒想到審訊會發展成這樣——怎么突然就要挖眼睛了?

謝景策顯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見遲遲沒人動,冷冷道:“都聾了嗎?”

獄卒們如夢初醒,連忙打開牢門去架里頭的女犯人,敏安郡主心里終于升起后知后覺的恐懼,但更多的還是難以置信:“為什么?!”

就算不能合作,他也、他也不能這樣對自己啊!

這世上能有幾個男人會拒絕這樣有著雄厚資本的女子?更何況她雖然不是什么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可也自詡知情知趣,更何況她還有一雙同他的心上人長得極像的眼睛,就算是愛屋及烏,他也不該這般狠心才是!

敏安郡主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

害了她的正是這一雙眼睛。

謝景策最后蹲下身,冰冷的手捏著她的下巴抬了起來,輕輕摸了摸這雙眼,動作雖然是溫和的,卻帶著讓人生寒的森冷殺意,他輕嘆一聲:“我的姒姒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姑娘,她身上的每一寸都該是獨一無二的。”

更不想看見有人帶著同她相像的眸去做那些骯臟的交易。

*

寧衿照例去御書房當值的時候,謝景策正在小全子的伺候下凈手。

這人不厭其煩的用皂角將手指搓了一遍又一遍,寧衿看的奇怪:“怎么了?手上是有什么洗不掉的東西嗎?”

看見她來,男人輕皺的眉隱去了充斥的戾氣與不耐,恢復了稍許溫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