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王濛熙的手機也被對方捏在手里。

    她試圖開車門。

    咔嗒,耳邊響起反鎖的聲音。

    這人如果不是她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她真的要發飆了。

    “你搞什么?”

    “星星明天要去哪里吃飯?”

    “你去問她啊。”

    “……”

    “她這會兒可是喝醉了上了其他男人的車,你在這跟我耽誤時間不如追上去看看李禮有沒有對她做什么。”

    “!”

    池岱君確實沒想到這層。

    他開鎖,無情地把人丟下車,然后去追李禮。

    摔坐在地上的王濛熙:姓池的,你最好別讓我逮到!

    真是重色輕友!

    她罵罵咧咧地起身拍了拍褲子往外走。

    另一邊,池岱君已經追上李禮。

    王濛熙的提醒沒有錯,他確實沒有送小寶回家,而是把車停在了江邊,最近這里在舉辦星光夜市的活動,路邊還有賣唱的民謠歌手。

    兩人坐在江邊吹風,李禮手里拿著兩杯蜂蜜檸檬水。

    池岱君上前。

    他本想裝作偶遇,但看小寶迷糊的模樣實在沒有耐心演戲,不悅地質問道:“她喝了酒你還帶她來吹風,明天感冒怎么辦?”

    不等李禮發出疑問他就自報來由道:“星星的父母剛給我打電話問人怎么還沒回家,我也是碰運氣找到你們,她喝多了腦子不會想事情,你也這么任由她胡鬧,沒考慮過叔叔阿姨會擔心嗎?”

    這番話說得義正詞嚴完全挑不出毛病。

    李禮確實覺得哪里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而且本來就是他想事情不周到,把小寶父母這茬給忘記了。

    他不自在地撓了撓脖子,低聲道:“星星說她有些暈車我才帶她走走的,她的手機落在車上了……可能是沒接到叔叔阿姨的電話所以讓他們擔心了,我一會兒親自賠罪。”

    李禮說著準備帶小寶走,但路被擋住。

    他不解地看著池岱君。

    池岱君不由分說地將人拉到身側。

    他的語調中透著一股子宣示主權的意味,“叔叔阿姨叫我把人帶回去,時候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不用特意跑一趟。”

    李禮的微不可聞地皺起,“可……”

    可當時是小寶主動上他的車的呀!哪有這樣半路搶人的……

    李禮就算再遲鈍也看出池岱君的心思了。

    他不愿意放手。

    兩人就這么僵持住。

    小寶聽不清他們說了什么但覺得吵,她抬眸,視線模糊地看著高大挺立的身影,下意識地喊了一聲:“岱君哥哥。”

    她的聲音軟糯纏綿聽得人心頭發癢。

    池岱君露出勝利的表情,得意地看了對面的人一眼,道:“人我帶走了。”

    半路被截胡,李禮氣得眼鏡都歪了,但又無可奈何。

    這畢竟是小寶父母的意思,他阻攔不了,況且小寶也在叫池岱君的名字。

    岱君哥哥……

    這四個字縈繞在李禮的心頭,他只覺得酸得厲害。

    他憤憤地踹了腳邊的石柱一腳。

    李禮很快又調整好情緒,明天他還要跟小寶去吃飯,有的是機會!

    想到這里,他又忍不住開始期待單獨吃飯的場景。

    ……

    池岱君把人接走,車開到半路小寶要吐,無奈,只能靠邊停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